就别提现在小虾混得多惨了,每天除了白天上班,下了班还要去很远的地方摆夜市。秋风刮了一阵,冬天马上就来了,逛夜市的人也是越来越少。今天的生意完全没有一点意外,一把镜子也没卖出去,小虾看着旁边的摊位卖得棉拖鞋,简直红了眼,人家生意那叫一个火啊,完全不讲价,谁让冬天到了,都需要保暖呢!要说小虾的眼光是不错的,进了这批镜子,全是女孩用的,各种形状,各种样式,做工都可以称得上艺术品了,价格还不贵。这东西就是日常用,没有淡旺季,有时间总会卖出去的。又到了十一点钟,收拾一下,小虾骑上那辆中学时候的自行车,慢腾腾往回赶。小虾的家离这里多远呢?走出去城市的街道,一直没有路灯了,再骑上个半个小时黑七八糟的土路就到了。回去的路上,小虾还在盘算,今天就卖出去一把镜子,赚了5 块钱吧,嘿,你说这叫什么事,我来回路上就一个半小时,就为这五块钱?!刚出去路灯的地方有家小卖部,小虾进去买了瓶52度的二锅头,二两装,正好五块钱,连买个花生米的零钱都不舍得出了。小虾心想,喝着回去吧,赚了不花是傻瓜!别说,这酒劲儿真大,那平常走得土路,小虾不知道晃了多长时间了,还没看见尽头。越往前走越黑,远处根本就没有一丝的灯光,天上连个星星也没有。小虾就这么晕晕的往前骑,幸好那土路走得多了,心里还没啥紧张的,要是陌生人碰上这么黑的一段路,黑灯瞎火的,不吓得腿软,也得冒点冷汗。酒壮怂人胆,小虾是越骑越快,一个不小心,前轮陷进一个土坑,整个车子翻了,小虾也迷迷瞪瞪的摔倒了,疼痛感还没感觉到,就晕过去了。醒来时,天都亮了,要不是太阳光太强烈,小虾还不知道要睡到什么时候。起身拍拍身上的土,自行车还在,装镜子的包还拴在自行车后座上。小虾心里暗骂:这是你妈喝了假酒了,二两酒就把我放倒了,要是喝半斤不就挂了!幸亏老子赚五块钱,多赚点命都没了!小虾从沟里推上去自行车,跨上就往城里赶,也不知道几点了,上班都迟到了吧。也没心思回家了,先去上班吧。小虾按昨晚的路,又是一阵飞奔,朝城里赶去。越走越不对劲啊,这是一条完全不熟悉的路啊,路边没有路灯,零星散落着茅草屋,也没见一个人啊,这你妈怎么回事?城里的高楼大厦呢?完全看不见啊,小虾心里的问号足足有两层楼那么大。这时候,小虾看见远处一辆牛车赶了过来,赶车人着实把他吓了一跳,一个五十多岁的大爷吧,扎着长头发,身穿灰色大褂。小虾心想,这也太潮了吧,电视里的群众演员也没这化妆水准吧,牛逼人士处处有啊,哈哈。小虾跟赶车人走得近了,赶车人眼光把小虾一个劲的瞪啊,看得小虾很奇怪,小虾忙跟赶车人打招唿:「大爷,去哪啊?」小虾也是感觉赶车人的目光太莫名其妙了,别是哪个远方的亲戚长辈,自己不认识,还是打声招唿的好。赶车人停下了牛车,下车作揖道:「在下往南园赶车,敢问公子欲问何事?」这回小虾心里更是囧了,脑子里这叫乱七八糟开了锅:公子?何事?耍人玩呢吧?这么大年纪了,跟拍电影似的,还在下,我也没在上啊!难道老子穿越了?不会,不会,哪有喝酒穿越的,就算喝酒穿越,那是喝多了,酒醒了就不穿了啊!还是问清楚吧。「大爷,你这是在拍戏吗?认错人了吧您?」「公子,此话怎讲?」小虾心里这个着急啊,这老头是装听不懂吧。「大爷,今天是什么日子啊,您过晕了还是耍我玩啊?」「公子,读书人岂能不知年号,今日是永乐六年立冬。」小虾心里此时锅已经开了,难道真穿越了?我去,还永乐,永远快乐还是明朝永乐啊?!我怎么到了明朝了,是明天还是明朝啊!我说天空这么蓝,妈的,原来无污染啊!纯绿色!GREEN !BLUE!小虾乱七八糟想着,赶车人一步三回头的看着他,也赶上车走了。算了,想多也没用,往前走看看吧,真穿越了也没办法,穿越电视剧已经教给咱怎么活下去了,想罢,小虾骑上他吱吱作响的自行车继续往前走。知道自己是穿越了,看见偶尔的路人,小虾也不感觉奇怪了,只是明朝人看见骑着自行车的小虾,跟看大熊猫似的。来到昨晚买酒的那个小卖部的位置,现在是个酒铺。里面吵吵嚷嚷的,好像有客人抱怨酒家的酒掺水了。小虾心里想,卖假酒的也遗传啊,祖宗就干这个,后辈们也跟着来。小虾知道自己穿越以后,没有多少害怕的,也没有太多的惊奇。明朝也都是人,怕什么呢?电视剧看多了,没见过的古代东西还真不多,不至于大惊小怪。小虾这种没享受过,整天担心生计的人,现在唯一想到的还是填饱肚子。可是,那花花绿绿的纸币可能不能用了吧,赚点去吧。小虾赶到集市,很熟悉的拉开摊位,把昨晚的那些镜子就摆上了。在夜市还吆喝几声,现在,小虾真是不敢说话,关键尼玛不知道吆喝什么啊!反正就摆上吧,正好是中午头,阳光充足,那一面面小镜子闪着光,真是美轮美奂。不一会,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了。有人问价:「这是什么东西?一个卖多少?」小虾也不懂明朝是怎么个物价,随口说:「一两银子一个,这是镜子,巴拉巴拉……」人群都说,太贵了太贵了。小虾也是看电视学得,那些大侠什么的吃个饭不就得几十两银子,我卖一两一个还贵嘛?!这时来了一个穿绫罗绸缎的人,站在小虾面前,说道:「公子,跟我到府上一趟,有事相商。」那语气好像不允许小虾跟他商量。小虾也迷惑,这是叫我去干嘛?交摊位费?古代也有城管?这特色也太传统了吧?尽管疑虑,小虾还是推着他的自行车跟着这人走了。走了不远,穿过几条街道,小虾心里说,这是到了我上班的XX大厦这个位置了,这是我每天吃午饭的那个饭馆的位置,这是XX超市的位置,一路盘算着来到一幢宅子前。小虾心里没有什么,这宅子虽然当时很气派,但是还不如现代的3星饭店大。领路人不无自豪的说:「这是主人家宅邸,听闻公子有异宝售卖,特请你来。」小虾心里松快一些,原来是买东西啊,早说啊,弄得跟要逮捕我似的。进入宅子,七回八廊,装饰的精致是现代做工无法比拟的,小虾也不禁赞叹,古时候祖先就这么牛逼了,真争脸啊!小虾跟领路人来到一个大堂,一个电视剧中常见的老太爷坐在一把太师椅上,对小虾客气的招唿:「公子,邀你来府,多有劳累,辛苦辛苦。」小虾心想,这才是地主豪绅啊,看样子这么有钱,还这么有修养。忙回礼说:「不累不累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」「可否将所售异宝取出,让老夫开眼呢?」「当然可以。」小虾拿出包里的一面镜子,递给领路人。领路人毕恭毕敬的呈给老太爷,老太爷拿起来仔细的端量。「此物与小女所用铜镜有异曲同工之妙,是否也是梳妆之物?」老太爷果真是个有见识的人,话说玻璃镜传入我国,还是明末清初的事,永乐是明朝早期,那时不会有人知道玻璃镜的。小虾回答:「老太爷真是见多识广,慧眼识珠,这个叫玻璃镜,比铜镜照出来,人影更清晰,这个宝物,满朝也不过就我这几件,在下由深山精炼而出,世人不识。」小虾仅有的一点镜子的知识,现在哄哄明朝这些祖宗们还是绰绰有馀的,再加上点电视剧台词,说得小虾自己都信了。老太爷满脸堆笑:「不闻公子还是奇人异士,宝物真是巧夺天工,老夫颜容在宝物中也是丝毫毕现啊!敢问宝物所售几何?」小虾作为一个现代化的小买卖人,一些小聪明还是有的。这个老头,看起来地位身份这么高,你只要敢要价,他是绝对不会回绝的,但是小虾是个现代人,想在明朝混,还是更聪明点好。「老太爷若喜欢此物,在下可送与太爷,作为薄礼一份,在下已深感荣幸!」要是现在,听这话的人一定骂小虾是个马屁精,可是老太爷可是真心高兴,心里用现代语言来形容就是,这兔崽子真会办事!「公子行为真让老夫敬佩,老夫不枉公子一片诚心,诚邀公子在敝处歇息几日,老夫聊表地主之谊。」这正是小虾求之不得的事情,故作大方的回道:「谢谢老太爷盛情,在下还有几面镜子,可送给老太爷。」说完取出几把方形的,圆形的,还有波浪形的镜子,递给领路人。老太爷真是心花怒放,在明朝,这种绝无仅有的镜子比永乐的官窑青花瓷更有吸引力啊!遂对领路人说道:「把内人及小女请出,来谢公子献宝,可挑选几样。」一会儿,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贵妇人,后面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就款款走进大堂,作揖向小虾问好。小虾一边回礼,一边打量这两人。妇人虽然是老太爷的内人,但是却貌美如花,不过三十岁上下,清雅淡妆,丝质的衣服,把窈窕的身材衬托的若隐若现,要不是冬天衣服略厚,这个妇人的腰身更能唤起小虾的情绪。小女孩也扎着妇人一般的头髻,眼神活泼可爱,看了一眼小虾,脸上就泛起了红晕,真是现代的小虾没有见过的女孩的娇羞。老太爷客气了一会,妇人与女孩也各挑了一把镜子。随后安排小虾住下了,其馀的也没有什么值得说的。平静的过了几天,小虾偶尔骑自行车出去逛逛。这天,小虾刚骑车回来,女孩就在门口等他,还是一样的娇羞。「公子骑的这个器物,奴家从未见过,可否告之所以。」小虾哈哈笑起来,我的这辆破自行车,在明朝可是个稀罕物:「你想学嘛?这是自行车,我发明之后,仅作代步工具。「小虾这不要脸的,什么光彩事都往自己脸上贴。「公子若不嫌奴家愚笨,奴家愿意一试。」小虾心里打起算盘,明朝十五六的姑娘该是到了婚嫁的年龄了吧,让我调戏一下。「这个自行车小姐骑不得。」「为何?」「这个……在下实在难以启齿。」「公子但说无妨。」「这个自行车是一件灵物,只听在下一个人的话,在下每日与其肌肤相亲,它在在下胯下,已经感受到在下胯间的味道与气息,陌生人恐怕它有抵触。」「这个,公子可否让奴家一试,说不定它也能与奴家生生相惜,听奴家使唤。」女孩听完小虾的话,没有觉察到是赤裸裸的调戏,但也「朝霞布满了半边天」。小虾心里一笑,你就骑吧,摔个跟头我再细细教你。所以,小虾把自行车推到女孩面前,让女孩推着。简单讲解了几句,女孩就开始骑了。果然不出所料,女孩没出一米就要摔倒,平衡根本掌握不了。小虾看女孩快要摔倒,一把扶住女孩,就像那种熊抱,女孩不知是吓的叫了一声,还是被小虾突然一抱惊着了,完全将头躲进小虾怀里,自行车哐当一声倒下了。小虾安慰了几句,然后说:「我说了自行车是有灵气的,待我把胯下灵气传一点给你,自然你骑起来就游刃有馀了。」女孩点头称是。两人来到小虾房中,小虾在床上招唿女孩上来,女孩现在对小虾的话是言听必从。小虾自己先宽衣解带,然后让女孩也照做。女孩害羞的闭上眼睛,慢慢的开始听从小虾的话。小虾心说,你闭起来眼睛有什么用,我该看见的还是能看见。两人赤身相对,小虾开始了前戏,装模作样的先说一段自己也听不懂的咒语,然后一只手伸向女孩的胯间,停留在女孩的私处,不断抚摸。女孩渐渐有了反应,脸上由娇羞的红变为那种热血上涨的红。等女孩私处有了反应,小虾开始吻她的头,像一种仪式一样,慢慢亲遍了女孩的全身。小虾由于过于激动,没等真正的提枪上阵,就败下阵来。小虾一边骂自己不争气,一边安慰自己,机会还有很多。小虾跟女孩穿戴整齐,开始教女孩骑自行车。小虾在后面拉住后座帮女孩保持平衡,嘴里不停地对自行车说:「天地之灵,听我调遣,保佑女孩,旗开得胜……」反正是一些哄哄女孩的话。三五天后,女孩每天都被小虾实质性(你懂得)的传一点灵气,也慢慢的学会了自行车。日久生情,小虾对女孩也很着迷,有了一个机会,小虾向老太爷提出了婚事,老太爷爽快的答应了,以后,小虾就在这个明朝的家庭里扎下了根。据说后来,老太爷府上很多女人都学会了骑自行车,小虾也乐于指导她们。